當地時間2013年12月27日,韓國首爾,民眾舉行示威活動,抗議貸款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。
  
  當地時間12月26日,日本東京,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迎來12月26日執政一周年好房網之際,參拜靖國神社。圖為安倍晉三抵達靖國神社。
  中新網12月31日電 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31日刊載《安倍為何如此頑固裝潢打“靖國牌”?》一文,文章援引分析指,安倍是把“靖國牌”當雙節棍使用,對內可鞏固政權,對外則可抗拒中國等亞洲鄰國對日本施加的強大壓力,安倍政權就可能成為一個相對長期的政權。然而,它更像一把鋒利的“雙刃劍”,固然可以傷人,也可以讓自己斃命。
  文章辦公室出租摘編如下:
  12月26日,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終於孤註一擲,“堂堂正正”參拜靖國神社的戰神去了。安倍原以為,這是他精挑細選的戰略性日子,是他挑釁亞洲萬無一失的進擊,不料卻意外遇上大反彈,除了盟友美國的焦慮,就是中國、韓國等亞洲大陸鄰國的大反擊。安倍惹禍上身之裝潢後,他才發覺孤立無援,但已進退失據,四面楚歌了。
  眾所周知,安倍晉三是日本政壇的“靖國牌”高手,前首相小泉純一郎的入室高徒,這次再顯身手顯示他已青出於藍。自去年12月重作馮婦,再當首相以來,他就一直把手中所持“靖國牌”當做神風隊武器,雖在國內故弄玄虛,在國際間則一意孤行。暫時的洋洋得意,是會讓他付出巨額代價的。
  安倍堅持利用“靖國牌”,開始說會在4月的靖國神社春季例行大祭使用,後來又說要在8月的日本戰敗紀念日行動,接著又說會在10月的秋季例行大祭爆發,但總是空雷不雨,說明他清楚“靖國牌”具有強大的爆炸力,足以讓目前僵持不下的中日對立關係產生巨變。
  頑固安倍無可救藥
  眼看2013年即將結束,而安倍的第一年首相任期也將屆滿,“嘗味期”一過,“靖國牌”就會貶值,會使安倍再嘆“悔恨至極”。安倍也真不愧是小泉的高徒,就利用年終的忙亂季節,突然在12月26日上午現身東京九段北的靖國神社,開始作一次政治大豪賭。《朝日新聞》28日的社論《首相與靖國神社 一意孤行的參拜》就提醒大家,安倍此舉“不負責任,讓人震驚”,但他依然高調行動,而且一意孤行,說明他已頑固到無可救藥了。
  安倍這次是首次以首相身份到靖國神社參拜的,不僅時間的選擇特別,而且身份也特殊。一是小泉首相下臺之後,已經有七年又四個月,沒有日本政府首腦繼續前往參拜了;二是這段期間,雖然仍有保守派議員絡繹不絕前往,高官自肅狀態依舊,安倍則親自來破壞協議,重演偷襲珍珠港的政治伎倆,證明他的出爾反爾, 令日本信譽全無,不僅會使東北亞的地緣政治改觀,整個亞洲,甚至世界政經關係都將起巨變。
  “靖國牌”是一把雙刃劍
  安倍為何選擇在12月26日前往參拜呢?
  首先,12月26日是安倍東山再起,第二次再當首相的良辰吉日。紀念它,除了它是獨裁者的嗜好,也是日本保守勢力,包括黑社會,常在這天前往故人墳前作“報告”,就是這種傳統表現。
  其次,安倍能夠東山再起,除了有其外祖父岸信介的遺蔭,就是獲得靖國神社背後的極端保守勢力的強力支持。當年,如果岸信介被判為戰犯而被處刑,現在他也是靖國神社供奉的“英靈”之一,理所當然是靖國的“戰神”。安倍除了表示感恩,也是證明他是保守主流,跟靖國精神一脈相承的後代。
  第三,靖國神社雖然是日本保守勢力的“選舉票倉”,同時又是極端保守勢力的大本營,更是日本軍國主義的標誌和象徵。但所有曾遭日本欺凌、侵略和蹂躪的亞洲國家,不僅對日本依然“政教不分”感到擔憂,更對靖國神社的供奉戰犯和戰神行為極端反感和厭惡。立場的不同,利害關係的對立,就讓彼此對靖國神社有天淵之別的認識。
  第四,“靖國牌”所以有市場,除了它有選舉催票的功能,它的軍國主義象徵特征,還是日本保守勢力的護身符,而安倍晉三之流還把它當“日本民意”的先鋒,未來推廣“安倍政治學”的實物教材,還是外交和進行國際政治勒索的利器。
  第五,小泉、安倍等投機政客,就是充分利用日本人沉迷的國家主義歷史觀、曖昧的生死觀,輕易重登日本政壇巔峰的。安倍還有比小泉更“崇高”的政治理想,就是要廢棄和平憲法,要擺脫戰後狀態,不僅要繼續利用靖國神社成為其重要的政治工具,還要把它當做重建大日本的精神支柱。
  第六,政治觀察家們認為,安倍其實是把“靖國牌”當雙節棍使用,對內可鞏固政權,對外則可抗拒中國等亞洲鄰國對日本施加的強大壓力,安倍政權就可能成為一個相對長期的政權。然而,它更像一把鋒利的“雙刃劍”,固然可以傷人,也可以讓自己斃命。因為時代已經不同,背景也不一樣,首先是亞洲已經起了根本的變化;其次是力量的對比已經顛倒;第三是歷史教訓正產生巨大的影響,包括日本人也有覺醒和進步的可能。
  未來日本是什麼模樣?
  日本是個善於借用外力,所謂“外壓”以達到本身目的的國家,而安倍更是個經常直接或間接,把“中國威脅論”掛在嘴上的現任首相,以此來刺激日本人的排外情緒,發揮集體主義精神,同時又會輕易陷入國粹主義的極右政客。他的“安倍經濟學”、“安倍政治學”,甚至即將出台的“安倍軍事學”,也都是依據這種原理和策略產生的。
  凡是慣玩“靖國牌”的日本人,總會高聲反駁道:一、靖國神社是日本人信仰的宗教設施;二、參拜靖國神社,既是民族習慣,也是對故人感恩的行為;三、 人凡逝世就不再分什麼好人或壞人,而供奉在靖國神社內的“英靈”,全都是為國獻身的精英,根本就不是所謂“戰犯”;四、即使有“戰犯”這個稱號,那也是勝利者強加給戰敗者的稱號。
  換言之,日本只承認“終戰”不承認“敗戰”,只承認“自衛”而不承認是“侵略”,當然更沒有“大屠殺”的惡行,就像“大東亞共榮圈”一樣,是日本協助東南亞擺脫西方殖民統治的義舉。遺憾的是,日本至今還有人散播這類謊言,以推諉發動侵略戰爭的責任,包括安倍首相本人也推出所謂“侵略戰爭未定論”。
  12月29日,據《朝日新聞》報道,最近的輿論調查顯示,日本年輕人根本就不懂歷史,也不願認識歷史真相。調查顯示,20多歲的年輕人,有33%相信“太平洋戰爭不是侵略戰爭”,30多歲的是28%,40至50歲是24%。
  日本年輕人所以有這種傾向,明顯是受到日本政府的教育政策和宣傳策略所誤導,如今安倍政府還要加強這方面的教育和宣傳,包括安倍首相以身作則,參拜供奉戰犯的靖國神社,可以預測,未來日本將是一個什麼模樣。(黃彬華)  (原標題:外報:安倍拜鬼固能傷人 也可使自己“斃命”)
創作者介紹

wg82wgckz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